妻子的闺蜜来我家做客-攻略军婚H

“老大人还记得吗?”君王不惯称爹娘,莲殇也一时改不了口。

无言转眸瞧向谁人中年男子,影象中他慈爱 和气 ,影象中他一头乌发,影象中他高峻挺秀;眼前的他,苍老而乌黑 ,许是农作的缘故原由。眼前的他,又爬上了鹤发,许是分散的太久了;眼前的他,稍稍拱起了背。

直到──

那美丽 的少女呀,冲着他,颔首,颔首,小面庞上滚下泪珠。

一时间,他老泪纵横。

的小颜儿呀,可还记得爹爹的容貌?

她记得的!记得的!

“言儿大了”无庸哽咽作声。

九岁呀,小家夥脱离时,只有那麽小。才从鬼门关走一遭回来,又送入虎口。伉俪俩心头的苦,无人可说。妻子那几年一下子老了许多。夜半时,经常要跑去孩子的房间。

无言抓着莲殇的手,越抓越紧,指甲陷进了他的掌心。

他懂她,任她抓着。

“言儿,可要厨房看看?”莲殇又问。

无言低眸,垂下一滴泪。

厨房──

谁人妇人──

娘亲──

那是她心底最柔软的地方。

“不哭!”莲殇一手捏着小家夥的脸,指腹抹去她的泪,“在这儿等你!”

无言抬眸,水眸里全是他的脸,如仙。

在这儿等你!

似一句魔咒,赶走了她所有的不安。

无言破涕而笑。一旁的无庸愣着,心头庞大。

“夫人,赏雪陪你去吧。”赏雪笑意温暖。

无言颔首,徐徐松开了莲殇的手,像是离不开他的影子,随着赏雪一步一回眸。

莲殇浅笑。

厨房──

无言随着赏雪进到厨房时,妇人正忙碌着。

咄咄咄──菜刀在砧板上挥舞。

一会儿又忙去看锅里的菜。

一会儿又忙着捡菜。

越是想要做好,却越是手忙脚乱。

“老汉人!”赏雪轻柔作声。

妇人一惊,转头就见赏雪,和身後的无言。

一时间,又看愣了。

赏雪进了厨房,卷起袖子,“让仆众来帮您吧!”

“不不不,那里美意思呀。来就好!”妇人客套着,究竟是宫里的人,总不敢驱使的。

“无碍的!”说罢便摘菜起来

突然,那美丽 的少女,也随着那丫头,挽起袖子,替她捡菜。

妇人又是落泪。

“言儿大了呢”

爹娘的话,总是一样的。

无言一愣,浅浅笑着。

妇人突然看懂了她的笑容,激动地哆嗦着,“言儿可还记得?”

无言颔首。

无言──

颜儿不怕,纵然不能语言,只要一个眼神,娘亲就会明确的。

那时,女娃娃六岁。谢谢上苍,还了她女儿一条命,即便失去了声音,她也云云感恩。

颜儿呀,今日起,你名唤无言。

愿世间纷争可远离吾儿。

“言儿过的可好呀?”妇人泪珠滚地更多。

无言取脱手绢,上前替她拭泪。

妇人一怔,搂着无言痛哭不止。

的无言呀,今日的你,已是十六了吧?这样美丽 ,这样美丽 呀!

这日的午膳,菜肴有些都焦了,但没人诉苦。

无言甜甜地待在莲殇身边,无庸和妻子一直地给她夹菜,她除了回敬怙恃外就是一直地给身边的他夹菜了。

莲殇时不时替无言勾发的行为、宠溺地掠过她嘴角的汤汁、温柔地看着她,这些都看在两老的眼里。

似乎是累了,无言吃着吃着最先打哈欠。

“累了?”莲殇低头在她耳边轻问。

无言强硬地摇头,可是偏偏又想打哈欠,强忍着,一张小脸兴起,一双眸子泛出困倦的水珠。

本文来自友博俱乐部官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