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被暗卫肉高H 哇好深好大好疼别停


丝滑,粘稠,水润的感觉瞬间让老马兴奋起来。

看着对方刚才反抗的那么激烈,可是没想到对方的身体确是如此的诚实。

老马那粗糙的手指隔着蕾丝小内裤在外面不断的摩擦着。

随着老马的手指不断的隔着内裤往下按去,一阵阵水渍声音也是越来越大。

啧啧

何敏也是感受到那种久违的悸动,尤其是那种欲求不满的感觉,让她也是不由自主的配合着老马的手指本能夹紧了双腿,不想让老马的手指离去。

瞬间被那柔软缝隙夹住的感觉,让老马心中也是直呼过瘾。

一时间老马的手指直接灵巧的掰开那蕾丝内裤,沿着美妙的缝隙侵入进去。

嘤咛

老马一根手指触碰到那粉嫩的花瓣之上,何敏身体婉如触电一般,情不自禁的颤抖了一下。

她没有想到这老男人的手指是那么该死的舒服。

但是想到自己要是表现出舒服就好被老男人趁机得逞的情况,她便不由得咬紧牙关,不想让自己再发出半点声音。

对于何敏的身体反应,老马怎么会不明白?

刚才的那一阵轻颤,他便知道对方已经有了感觉。

感受着里面那紧致的收缩,仿佛要把自己的整根手指都要吸进去一样。

尤其是里面那柔软的内壁不断呼吸一样的感觉,让老马心神无比荡漾起来。

一根手指就如此紧致,那如果他那大宝贝能探进去,那会是一种怎样的体验?老马越想便越是兴奋。

同时他的那根粗糙的手指也是慢慢的进进出出起来。

啧啧的泉水生随着他手指的进进出出也是缓缓传了了出来。

慢慢的他感受到里面越来越是丝滑,进入的程度也是越来越顺畅,当即便抽出手指准备用两根手指一起进入。

在老马抽出的一瞬间,何敏那咬紧的牙关再也忍不住那种瞬间空虚寂寞的感觉了。

嗯哼

一声呢喃之音仿佛是点燃老马身体血液沸腾的火焰一般。

嘿嘿,姑娘,是不是还想要啊?

这样羞耻的话语直接在何敏耳畔响起,让她即羞涩又有些忍不住真得想要。

看着何敏羞涩的闭上了眼睛,一副任由他施为的模样。

老马兴奋的用舌头舔了一下自己刚刚从对方身体内抽出来的那根还带着晶莹液体的手指。

嘶溜

感受着耳畔响起的声音,何敏忍不住睁开眼睛看了一下,刚好看到老马舔弄那根手指上液体的模样,看到这一幕她即羞涩却又忍不住想多看一眼。

她从来没有想到真得会有男人喜欢那里的味道。

看着老马那陶醉的模样,何敏自己也有些忍不住想要舔一下试试。

她的这个想法刚冒出来,自己便吃惊无比,她怎么可以有这么羞人的想法。

嘤咛

就在她还在脑海里准备继续想下去的时候,下面却是再次被一股充实之感填满了。

那股充实之感让她不由的满足的发出了一声羞涩的声音。

老马听到这声音也是嘿嘿一笑。

两根粗壮的手指并没有再次跟前面那样进进出出,而是缓缓的上下波动起来。

虽然只是简单波动了几下,但是那股强烈的刺激之感却让何敏的那柔软的娇躯一阵紧绷,紧接着便是剧烈颤抖了几下。

一股温热之感从老马的两根手指上传来。

这股熟悉的温热之感,让老马无比的兴奋,他知道火候已经达到了。

姑娘,你现在是不是十分想要啊?要不你求我一下?

Chapter 17 匆忙赶回学校,天色已近黄昏。

真田绝没有想到,当他心急火燎地推开网球场的大门时,会撞上那双缭绕着火热战意的琥珀金眸。

微怔,看着那双眼与自己对视了片刻之后突然失去了焦距,真田连忙伸出手,下意识揽住朝自己倒来的娇小身躯。入手的重量让这位立海大皇帝不自觉地皱眉:这麽轻,平时都吃了些什麽?

低头仔细地打量着安静靠在自己胸口的少年,面色还算红润,想来应该没什麽大问题。目光缓缓下移,在看到一双缀满了青青紫紫淤痕的双腿之后,漆黑的眼眸深处腾起无可掩饰的怒火。

“啊啦啦,晕过去了呢,切原下手太没轻重了!”站在真田身后,仁王雅治皱了皱眉,低歎了一声,开始盘算等下迎接切原赤也的是怎样空前绝后的惩处。噗哩,稍微有点期待。

“没有,只是睡着了而已。估计是力气用尽了。”推了推眼镜,柳生比吕士纠正了仁王的判断。刚才那场比赛,他看到了最后,的确是场艰难的拉锯战。他相信切原和这孩子都拼尽了全力。

柳生的话让真田微微松了口气,示意身旁的柳接过少年,他大步朝着场内半跪在地的切原赤也走去。

“真田副部长……”看着真田阴沈得快要拧出水来的脸,桑原胡狼知道自己若再不阻止,等待切原的将是一顿胖揍。对待规矩比什麽都看得严真田是绝对不允许关东大赛决赛前出现这样的纰漏的,所以他很为此刻正粗喘不休的切原担心。

但是,这也不能全怪切原不是吗?是那青学的少年先出言挑衅的。无声地歎了口气,目光缓缓落到不远处的记分牌,桑原心里极其郁闷。6-4,切原竟然输了!

顺着桑原的目光,漆黑的眼眸在看到记分牌时猛地一紧,真田终于爆发了。用力挥开挡在身前的桑原,冰冷地扫过在场的众正选,怒吼震痛了所有人的耳膜:“你们都是死人吗?看到他们比赛也不加阻止,还让切原这麽丢脸的输掉!”

那也要我们阻止得了才行啊!你是不知道那青学的小家伙说了些什麽,但你应该知道切原的性格,怎麽受得了那种挑衅。

揉了揉生痛的肩膀,桑原挫败地歎了口气,弯腰致歉:“对不起,副部长。是我没看好切原。”

在真田暴怒的目光下还能处之泰然的,也只有柳了。低头看着怀里睡得正熟的少年,他淡淡地提醒:“真田,我看你还是带越前去医院看看,万一伤到哪里就不好向青学交代了。”

深吸了口气,勉强平息着满腔的怒意,真田接过少年,转身离去。边走边吩咐:“切原绕球场50圈,挥拍1000次,立刻!你监督完成。”

……

抱着熟睡的少年回到自己家,真田深锁的眉头未曾鬆开些许,不仅仅是少年腿上的伤,还有家人戏谑的眼光。那些眼光,仿佛在提醒他,真田弦一郎不应该做这样的事情。

可是,无法对这孩子置之不理,无法不对切原生气,无法平复心里那抹刺痛。

良久地站在视窗,直到最后一丝余晖消失在天边,真田低低地歎了口气,转眼看向此刻正霸佔了他床铺的少年。像猫一样蜷缩在被窝深处,向来骄傲飞扬的小脸此时安静乖巧,唇畔还噙着一丝若有似无的浅笑。

目光有些恍惚,随即又化成满心的羞恼。真是太鬆懈了!竟然会觉得这样的少年可爱非常!用力抹了一把脸,真田勉强自己停止住脑中的胡思乱想,伸手拿起放在一旁的药酒,开始处理少年腿上的淤青。

棉花沾了少许的药酒,轻轻擦拭着红肿的小腿,酒液沿着白皙的皮肤蜿蜒滑落,漾开一屋淡淡的药香。

“痛……”无意识地皱眉,少年缩了缩腿,似乎想要挣开真田的手。多次尝试失败之后,他乾脆用力一踢,踹在真田的腹部。

“啧!”吃痛地倒吸了口气,恼怒地瞪向袭击者,却在对方熟睡的容颜下发出一声无奈地歎息,真田纠结着要不要将实情告诉幸村。

那时候,幸村是生气了吧。那样冰冷的目光,他只在球场上极少见到过几次,所以很难相信对幸村而言,这孩子只是普通认识而已。

幸村在隐瞒,他同样在隐瞒,都为了这个少年。相识这麽多年,第一次与幸村起了隔阂,也都是为了这个少年。

麻利地处理好少年腿上的伤,真田退出房间,站在回廊边任凭清凉的晚风冷静着些微混乱的心绪。思考了许久之后,他还是拿出电话拨通幸村的号码。

入耳的,是一如既往温润悦耳的嗓音:“这麽晚了,有什麽事吗?”

“越前没事,只受了点轻伤。”听着幸村平静温和的嗓音,真田眯眼望着繁星点点的夜空,有一霎那的疑惑,自己是不是错了?幸村的声音里听不出丝毫的担忧或者是不悦。

“嗯,那切原呢?”

一个简简单单的“嗯”字,让真田皱眉,这就是幸村的回答?声音不自觉地泛起丝丝恼怒,他冷冷地回答:“6-4输给了越前,罚他50圈绕场跑加挥拍1000次。”惩罚的确有些重,但必须给那混蛋小子一点教训。

“嗯?就这样?”

浓眉微挑,真田微微愕然地反问:“你觉得还不够?”

电话那头,传来幸村轻轻的嗤笑,“如果切原是下一任部长的人选,他该学会怎麽样控制好自己的情绪。”

“所以?”静静等待着幸村的回答,真田似乎已经可以想见电话那头的人会给出怎样惊世骇俗的答案。

轻靠在床头,幸村望着相册里切原笑得灿烂的模样,声音中带着浅浅的笑意,“让他锻炼下面部肌肉的运用吧。面带微笑,绕球场跑100圈,挥拍2000次,下蹲500个,明天早上由你亲自监督。还有,各位正选失职,请他们陪练。”

紧抿的唇微微抽搐,面无表情的俊颜有崩坏的迹象,真田深呼吸几次后道:“我知道了,晚安。”

幸村,你真的确定在这个决定里,没有一点点迁怒的意味吗?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