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文书包喝奶_喂奶孕H文

许家的男人没用?苏晴的意思是堂哥是秒射男?或者根本硬不起来?

苏晴生气地回到自己的房间,留我一个人在餐桌前,我捂着兜里软趴趴的玩意儿,心里的屈辱感不断催使我让我进入房间把苏晴给上了,以正我男子汉的威名。

可是她毕竟是堂哥的女人,不能胡来。

自从排骨事件之后,苏晴似乎忘记了那晚的事情,又变成了以前那个冷冰冰的样子,对我的态度和最开始一点没变。她每天回来的越来越晚,和堂哥一样不见人影,我一个人在家,也乐得清净,可是时间一久,见不到苏晴,心中难免有些寂寥。

这一天我放学从学校回来,由于下午有节体育课,流了一身的臭汗,索性就直接进了浴室洗澡,可关门的时候才发现,浴室的门把手坏了,想着家里也没有别人,也就将就着,脱了衣服走了进去。

大约洗到一半的时候,我就听到门外有开门的声音,然后就见到一道身影,往浴室的方向走来。

我吓了一跳,那身影我太熟悉,我不止一次透过这玻璃偷看过,我自然不会认错,我刚想开口说里面有人,但是玻璃门已经被推开。

开门的一刹那,一股酒气扑鼻而来,苏晴直接无视我,趴在马桶上吐了起来。

由于房子并不大,浴室装修的时候也是尽量缩小空间,所以哪怕我把淋浴放到别的地方,苏晴黑色的薄纱外套也顷刻间就被水汽打湿,紧贴着丰满的身体,变成半透明色。我就这么光着身体站在苏晴的旁边,唯一能够遮羞的是白色的水汽。

苏晴应该是喝醉了,并没有什么安全意识,伸手就把外套给脱了下来,我的鼻血险些喷了出来,尽管苏晴里面有着一件黑色的内衣,明显这内衣的型号太小,浑圆的两团几乎展露在我的眼前,但最神秘的两小粒却是被遮掩住了。

许飞,你把热水关了。

苏晴一脸不满的在半空上乱抓,然后抓到了一物,就顺势站了起来,伸手就要夺我手里的淋浴头。

嘶,嫂子

我呼吸局促的开口,苏晴这一抓我险些魂都飘没了,因为她不偏不倚,正巧抓住我的命根子。

剧烈的刺激,让本能的想要把她推开,可是苏晴上半身几乎没有穿衣服,我根本就无处下手,要是苏晴装醉,那我这一推,可就彻底的坐实非礼苏晴的罪名,而且那里被苏晴的手握住,感觉特别的舒服,我心里更是不断奢望能够再多握一会。

奇怪,我们家里什么时候装扶手了?而且还是热乎乎的?

苏晴小声的嘀咕了几句,又伸手在那上面套弄了几下,这还是我第一次受到这样的待遇,险些就叫出声来。

此时淋浴头一关,浴室的雾气也随之消散,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气氛还这么暧昧。而这个时候的苏晴,就像是一个好奇的宝宝,开始蹲下身子研究家里突然多出来的一把扶手。

我一脸舒服的神情,却是小声的提醒苏晴,毕竟她是我堂哥的女人,要是这一幕被堂哥看到,我真的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咦?居然还会喷臭臭的水呀?

苏晴突然怪叫一声,用手在脸上摸了一下,又放在嘴里尝了尝,这一幕让我幸福的险些要晕倒过去。

我舒服的闭上双眼,感觉整个人都被苏晴绵柔温暖的嘴给包裹住了。还想着苏晴有着下一步的动作,这一刻的我已经放弃了抵抗,甚至想着哪怕是陷阱,这一次我也要强硬一会,可是我等了半天,也没有等到下一步,甚至握住那里的手,也都不在了。

嫂嫂子?

我急忙睁开双眼,却是见到苏晴光着身子,已经抱着马桶睡着了,嘴里还不知道嘟囔着什么,那模样异常的可爱,看到这一幕的瞬间,我心中的火瞬间熄灭,一把将苏晴从地上抱了起来,往房间走去。

苏晴已经烂醉如泥,这时候我想做什么应该都行吧?

看着熟睡的苏晴,我陷入迟疑,如果她醒来发现自己的衣服都没有了,光溜溜的躺着,借机发难,我还真的是百口莫辩了,毕竟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一个小叔子,都不应该去脱苏晴的衣服,而且是那么隐秘的部位。

算了。

想了半天,我最终还是打消了自己的念头。

许飞,你个畜生。

早上,我还没有睡醒,就听到房门外传来苏晴的大骂声,我吓了一个激灵,直接从床上滚下来,见到苏晴穿着一件睡衣,双手掐腰正凶神恶煞的看着我。

怎么了?

我揉了揉自己还没有睁开的眼睛,一脸不解的看着苏晴,实在想不明白,一大早上她为什么会那么的生气。

你个禽兽不如的小畜生,你说昨晚你对我做了什么?

苏晴愤怒的看着我,凶神恶煞的开口道:你还真是没良心,昨晚就这么把我抱回去了,我要给你爸妈打电话,让他们接你回去。

我不太明白苏晴的意思,瑟瑟发抖地说:啊,我昨晚啥也没干呀。

苏晴色厉内荏地盯着我:放屁,你跟你堂哥一个的狗德行,准备收东西滚回穷乡下吧!

我害怕的要死,要是回家我倒是不怕,但万一苏晴把这事添油加醋跟我爸妈说了,我爸妈非得打死我不可。

嫂子,求你不要打电话。我心里实在害怕,这么丑的事情若是被父母知道,这辈子都没法在父母前面抬头,我吓得双腿一软,直接跪在地上。

其实我也可以不打电话。

苏晴看了我好一会儿,终于开口了。她这句话让整件敲定的事情有了转机,她的嘴角流露出一抹奸计得逞的笑意:但是从今往后,你得什么都听我的。

我听!我听!

看到苏晴不打电话,我整个人就如同惊弓之鸟,哪里还敢扑腾,现在只有一个念头,不论苏晴说什么,我都听,哪怕是让我舔她的脚底都行,只要不把这件事告诉我爸妈,怎么侮辱我都行。

那把昨晚的事情跟我说一遍!

苏晴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一把将我推回了床上,那眼神就好像是能够勾了我的魂一般,我已经吃了一次亏,自然是拼命的躲闪,然后支支吾吾的把昨晚的事情讲了一遍,却也把昨晚的实情说了个七七八八。

苏晴听完后,脸上已经羞红,显然她也知道自己喝酒之后会失态,却是没有想到会疯狂到昨晚那一步,而且现在被我这一提醒,她也回想起了昨晚部分的情景,自然也羞涩不已。

昨晚的事情真的不怪我

我小声的开口,昨晚的事情如果苏晴没有喝酒,就不会发生,而且那一切都是苏晴主动的,我也是一个小受害者,如今却是要被苏晴威胁,心中自然十分的不舒服。

苏晴这个时候白了我一眼道:我的身体还没被除你堂哥之外的人看过,你竟然敢把那脏东西放我手里,占我便宜?

我急忙羞愧的低下头,这件事的确我也理亏,只好不再辩解,只能够用祈求的目光看向苏晴道:不是,是你自己抓住的呀,怎么能算是我占你便宜。

呵,难道非得用你那玩意儿给我扎几针才算是占便宜?苏晴坐回床边,翘起笔直、纤细的大长腿说:鉴于我昨晚喝多了,就不跟你计较了,毕竟天底下没有不好色的男人。你过来,看看我脸上有什么东西没?

我摇了摇头,平日我都不敢直视苏晴,更不要说留意到她身上的一些细节。

你还真是一只呆头鹅,我脸上这有一颗痘痘,你没有发现吗?

苏晴翻了一个白眼,从身后取出一支蓄谋已久的瓶子递给我道:来吧,帮我把这个装满,昨晚的事情就算结束了!

装什么?

我还是一窍不通的看着苏晴,完全没有办法领会一颗痘痘跟这个瓶子,又跟我有什么样的关系。

当然是你那里弄出来的东西,我听说这东西能够祛痘美白,我脸上还有几个痘痘,你抓紧给我弄一点!苏晴不满的催促我道。

啊,用我的东西不太合适吧?

我继续小声的嘀咕,之前已经被苏晴要挟了一把,但苏晴终究没有什么证据,如果我把自己的精华给她,万一她把精华拿出来栽赃我,那我就真的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你要不给,我现在就给你家里人打电话了!

苏晴有些不耐烦的看着我,再次拿着个威胁我。显然一起生活了一段时间后,她已经知道了我的死穴。

可是,你不是有堂哥吗?我心中委屈不已,但苏晴一副吃定我的神情,我只能够把堂哥给搬出来。

切,你堂哥又不是处,网上说处的精华才有用,给不给来一句痛快的!苏晴已经生气了,开始在手机里找号码。

行,我给!

我心中一横,反正我是逃不出苏晴的魔掌了,与其苦苦挣扎,还不如顺着她的意思去做,或许她觉得我听话,就放过我也说不定。

虽然答应了苏晴,可是真正要做却是另外一回事,苏晴也完全没有出去的意思,显然是在提防我拿别的东西糊弄她。

但是,你在这我弄不出来!

我一脸委屈的看着苏晴,昨晚那一幕还在眼前,我下面本能的就立了起来,可是当着苏晴的面做那种事情,我感觉异常的尴尬,根本就不知道手应该往哪里放。

事儿真多!跟我来!

苏晴瞪了我一眼,一把将我抓到她的房间,然后就见到她在房间的电脑上啪啪的敲了几下,我就见到电脑上一个劲的在往外面弹画面,只是这些画面中的人,都没有穿衣服,甚至有些图片上的姿势,跟昨晚在浴室发生的一幕都十分的接近。

我从未见到过这样的图片,呼吸一下子就局促起来,我的脸也变的燥红,特别是身边还有苏晴这样的美女陪着我一起看,我顿时就没有了刚才的屈辱感,反而开始享受现在的一切。

你倒是快弄呀!磨磨唧唧当心我后悔!

苏晴显然也受到了图片的冲击,双腿不自觉的夹了几下,发现我在看她,为了缓解自己的尴尬,直接推了我一下,催促我抓紧,但这一推,给我的感觉就像是抚摸一般。

我此时的确也有些忍不住了,只能够把裤子褪下,当我露出那东西的时候,我明显感觉到苏晴的呼吸也随之变的局促,眼睛更是死死的盯着,我有些得意的故意冲着苏晴的方向顶了几下,然后就开始自己运动起来。

若是在平日,整个过程最多也就是半个小时,但现在有了图片的助兴,我手都打麻了,却始终感觉还差一点什么。

哎呦!你怎么那么磨叽?

此时的苏晴,似乎等的不耐烦了,一把将我的手挪开,开始用自己的玉手给我套弄起来。

哦?

我整个人都傻了,苏晴的手很柔软,却很太粗鲁了,如今又是在她和堂哥的房间,我顿时就有了一种快感。

小心点,别浪费了!

苏晴不满的大喊,手却始终没有离开战场,小心翼翼的用瓶子收集她新的护肤液,似乎一滴都不愿意浪费。

那一晚,我已经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走出来的,我只是知道当时自己太爽了,出来的时候腿都是瘫软的。

第二天我放学回家的时候,我发现苏晴并不在。

第三天原本应该庆幸自己躲过一劫的我,却是不禁有些失落。

就这样过了几天,苏晴都没有再找我麻烦,我以为事情就要这样过去了,却是没有想到,我看书的时候,苏晴又拿了一个瓶子走了进来。

这几天我也曾经自己试过,完全没有了之前的感觉,甚至有些无趣,所以当苏晴进来,我并没有上次的抗拒,直接低着头,跟着她去了卧室。

这一次给你看个好的!

苏晴像上次一样在电脑上敲了敲,却不再是图片,而是一部国外的电影,本来我还有些失落,可当那画面打开,我整个人都愣住。

画面上的内容太丰富了,真的让我这个山里的小子见到了世面,我呼吸局促的看向苏晴,苏晴今天穿着一件紫色的吊带睡衣,露出白花花一片,而她的睡衣下摆很短,仅仅到大腿的根部。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这一次苏晴很自然的把手放到了我那东西上面,并且贴到我的身边道:你好好表现,我不会亏待你的。

我不行了!

一番激情之后,我终于受不了,跟苏晴摊牌,我已经想好了,我现在还没有娶媳妇,要是就这样被她给玩残了,自己就太亏了。

苏晴也知道自己理亏,沉默了很久,似乎在进行最后的思想斗争,点了点头道:你先休息几天,等身体恢复了,你就到我房间里来!

又是打空弹?

我小心的试探苏晴,这段时间每天跟着苏晴看电影,我整个人也不再像以前那么木讷,很多新鲜的词我也都能够随口说出来。

我之前已经在苏晴那里吃了亏,这一次她不明确的说出时间,我是绝对不会再妥协的,大不了就一拍两散。

你就这点小心思,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到时候给你不就是了!

苏晴白了我一眼,说完的时候,却是满脸媚态,直接扭头就进了自己的房间,我有心想要跟进去,奈何自己的身体有心无力,只能够兴奋的回自己的房间。

接下来几天,苏晴果然没有再找我要护肤液,并且专门找一些补身体的食材跟我吃,我的身体也渐渐又恢复了刚来时候的状态。

今天应该可以了!

早上我从家里出来的时候,苏晴用细小的声音在我耳边低语了一声,然后就扭头跑回了房间,我顿时明白过来,终于到上战场的日子了,所以一整天的课都上的心不在焉,就想着快点回家。

这?

可是当我放学回家,脸色却是一变,因为在客厅的沙发旁,放着两只很大的密码箱,我认识这箱子,当时堂哥出差的时候,就是拎着这两个东西,如今这东西又出现在这里,说明堂哥回来了。

原本苏晴说要给我是假的,她知道堂哥要回来,故意坑我。我心里却不是滋味,就好像是心爱的玩具,就这样被人抢走了一般,而实际上那玩具压根就是人家的,我连要的勇气都没有。

许飞,你放学了?最近学习怎么样?

就在我迟疑的时候,堂哥正好揽着苏晴的细腰从卧室走了出来,见到我回来,一脸热情的打起了招呼。

我只是木讷的点了点头,目光却是落到了苏晴的身上,我发现苏晴今天刻意的穿了丝袜,这是我以前从来没有见到过的,同时从苏晴脸上的红润能够看出,显然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他们应该发生了什么,我的心中莫名的生出醋意。

许飞呀许飞!那本来就是堂哥的女人,你怎么能够吃堂哥的醋呢?

我心中不断的暗骂自己没有良心,堂哥并没有发现我的反常,反而笑着问我要不要出去吃饭,我不愿意当灯泡,又害怕自己露出破绽,只能够摇了摇头,堂哥就笑着带着苏晴走了。

看着两人离开,我的心里发酸,毕竟以前苏晴是我的,虽然是在压榨我,但那种感觉却是让我怀念,加上苏晴后来的承诺,我更加有了动力,如今一切成空,我难免会有些失落,却也只能够祈祷堂哥快点走。

原本经常不在家的堂哥,一时间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用他的说法自己这一次的表现不错,公司已经给他升职了,以后就不用天天往外跑了,而且钱拿的比之前还多,我明显的看到苏晴脸上的笑容也比之前灿烂的多。

堂哥在家里的时候,两个人就总是关着门,有些时候我晚上起来,还能够听到运动的声音,显然堂哥不在的这段时间,苏晴是很空虚的,正好趁这个机会好好压榨一番。

看着匠人恩恩爱爱的模样,我心情失落,以为自己和苏晴之前也就是一番荒唐,之后就再也没有关系了,可是这一天我回去,就听到了两个人的争吵。

钱呢?你不说你升职了吗?你不是说你涨工资了吗?钱呢?

在门口我就听到苏晴的愤怒声,原来今天到了堂哥发工资的日子,可是堂哥并没有拿回来钱,这无疑是触动了苏晴的神经。

都说了,财务去生孩子了,所以晚几天的事情!

我推门进去,堂哥坐在沙发上,一副漫不经心的神情开口,同时反驳道:这些年我每次发工资都给你,也没见你把钱拿出来过!

你的意思是让我养你了?

苏晴脸色蹭的一下就变了,一把将堂哥从沙发上拽起来,可堂哥这一次显然并没有打算服软,顺势一把将苏晴推倒在沙发上道:别给脸不要脸,老子是看上你了才把钱交给你管,还真以为老子怕你?现在把卡交出来,以后老子当家作主。

在我们村里,一直都是男尊女卑,所以我们村子里的男人脾气都很大,用外面的话说就是大男子主义,而堂哥绝对是这一类人。

给你,给你去养小三吗?

啪!

苏晴只是刚一开口,堂哥一巴掌就抽到了苏晴的脸上,死死的盯着苏晴道:你这娘们少胡说八道!

此时我站在门口异常的尴尬,这本来是他们夫妻两个人的事情,我一个外人不适合参与,但是见到他打苏晴,我再也忍不住,一个健步冲上去,一把握住了堂哥即将落下的手掌。

是许飞呀!

见到是我,堂哥的脸上露出一丝尴尬,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一把将苏晴的包给拿在手里,扭头就往屋外走。

魏子坤,你个混蛋,你又去找那个女人吗?

苏晴哭着冲着门口大骂,堂哥却是头也不回的就这样离开了,而苏晴得不到回应,直接瘫在了沙发上。

我担心被隔壁的邻居看到家里的笑话,急忙去把门给关上,这才回过身来安慰苏晴道:你也别难过,堂哥或许真的要用钱也说不定!

是要钱,要养那个女人,我都看到他们短信了!

苏晴哇的一下哭出声来,更是一把将我抱在怀里,感受到苏晴身体的柔软,我心中苦闷不已,我相信苏晴的判断,以前堂哥在村里就是喜欢惹是生非的主,只是没有想到娶了这么漂亮的媳妇,居然还那么的不安分,我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

许飞,还是你对我好!

苏晴一边跟我诉苦,一边往我的怀里挤,她的身体柔软的就像是一只小猫,我忍不住摸向她的后背。

呜呜

就在此时,苏晴一把抱住了我的脖子,直接吻了我

日后,我上脸书搜寻着这个名为「萧伟晟」的高中生,幸好他有跟江宇生加为朋友,我才能在众多同名当中选对人。

对方的造型其实与高中时的江宇生相像,都是一头棕色斜刘海,五官精緻差别就只在于萧伟晟戴着细框圆眼镜,突显他的文青,而不像江宇生一样从头到尾都散发着屁孩的气息。

原本我想直接寄交友邀请给对方,但后来还是作罢,要是对方没接受那岂不是很尴尬?而且我认为亲自去找他本人比较好,在加上我已经记住他的容貌,去酒吧时应该不会认错人才对。

当晚,我穿着军绿毛衣配上牛仔裤还有顶灰色毛帽,然后上些淡妆后才步出家门。

我自认我长相中等,没有特别突兀或是可以使人印象深刻的地方,也没有上过这些店或是吧,所以一定会逊色于里头的女客人。不过这也倒好,可以替我省下许多麻烦,让我更加专心寻找目标。

我上网查便多次地址以及问了许多路人终于来到目的地,进到里头后才发现跟我想像中的酒吧差上许多。

里头是由大理石、皮革、深色木作打造成的舒适环境,小小的空间乍看之下大概只能容纳二十几人,也没有脑海中那些吵死人的重金属音乐,而是播放着小众音乐。

我扫了一眼台下的客人,没有看见江宇生或是萧伟晟,所以才朝着霸台前进。

 

霸台前坐了几位男子,但因为光线较差,所以我很难从背影辨别出来,所以只好走到他们身旁,微微撇头看着他们。

「小姐,点酒吗?」酒吧前的调酒师朝我一问,虽然面色不改,但他的声音微微偏高也让我泛起紧张。

「没、没有,我来找人的。」我摆着手,尴尬的笑了一下。不过坐在这的这几个男生都不是他们,所以我应该是扑了个空了。

「找谁?」他挑起眉毛问我,语气里充满着怀疑。

「呃......」我掏出手机,解锁后出现了一张照片,是萧伟晟,「找他。」

至于为甚幺会是萧伟晟,是因为我在进来前又看一次他的照片,加深印象。

「伟晟啊?他这几天都没有来呢。」他看完照片后,朝我说道。

「啊?那另一个男生呢?」

 

「江宇生吗?他这几天也都没来。」

所以......我的情报来的太晚了是吧?

「好,谢谢你。」语落,我带着失落的情绪离开店面。

冷风飕飕吹来,刮过我暴露在外头的脸颊,我冷的发抖双手也下意识的扎进毛衣上的口袋,搏取些温暖。

也太衰了吧!没遇到人就算了,随着天色渐暗外头温度也跟着逐降,已经无法跟我刚出来时的温度比拟了。

过于寒冷,我到附近的便利商店买了杯热饮,坐在里头先暖和身子,再想想该怎幺回家。从这里徒步走到捷运站少说也要半个小时,而身上的钱带的也不是很多,根本不够我去坐计程车,但继续拖下去也只会更加严冷,那倒不如现在先忍一忍,用跑的跑进捷运站。

下定决心后,我双手圈在热饮上,便迈步离开便利商店。

我缩紧身子穿梭在众多的人群当中,脚步飞快,所以用另一只手护在杯口前,深怕手中的饮料洒了出来。

 

但我今天好像真的是走了衰运,突然被人撞了一下,饮料就这样好死不死的溅了出来,除了惹得我手烫以外,更悲惨的是大多的饮料都直接洒在眼前的男子上。

我畏畏缩缩的昂起头,迎向那个男子的目光。

厚重的浏海,一副黑色的隐形眼镜在搭上一副细圆框眼镜,深邃的眸子透出一丝怒意。

不过他的外貌,无论是左看看还是右看看,都有些熟悉。

「你......不会是萧伟晟吧?」我的音色险些颤抖,不会这幺巧吧?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