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我还要,好藤浦惠 被打肚子大,好深_啊慢点导演

◎私设有

◎略单箭头,暧昧向

◎主虐R,小玻璃渣(或许?)

+.+.+.+.+.+.+.+.+.+

从那一天最先,他便不再那幺认真的盘算时间了。

钢笔划过纸张的声音迴荡在沉静的办公室中,规则中带了点优雅的韵律。手边的咖啡杯仍残留着余温,窗外的天空略些阴霾,隐约有着雨水湿润的味道。

空气平静的有些压制,他却若无所觉绝不在意,就算门扉传出了纪律的敲门声响,修长手指握着的钢笔仍是没有一丝停留的继续在公牍上批阅着。

「进来。」

「是,照料大人,打扰了。」巴吉尔推门而入,手中端着一杯新的espresso和一叠使命陈诉,见到办公桌上那杯险些没动过的咖啡杯,不着痕迹的叹了口吻,眼光透出忧虑,「照料大人,您要不要休息下?最近这几天您险些都没有阖眼休息,就连espresso也没——」

「我自己的状态自己清晰,不用你多管闲事,巴吉尔。」他轻笑,空着的手拉过桌上批阅好的文件朝巴吉尔一推,「送出去,告诉他们我二个星期内要见到结果。」

「是。」巴吉尔反射性的答话,后又担忧的皱眉,「Reborn大人您真的不——」

「巴吉尔,统一句话不要让我说第二次。」Reborn终于从文件中抬眼,弯着似笑非笑的嘴角,眼神却酷寒的看不见任何情绪,「不用你多管闲事,出去,你碍着我办公了。」

巴吉尔瞪大眼,似乎想继续劝阻却又不敢说出口,僵在办公桌前不知所措,眼光有着无奈有着不忍,更多的是那带着悲悼的惊讶。

Reborn知道那眼神要表达的意思。

究竟在那天之前,他从来没这幺勤快的批阅公牍过。

真是闲的发霉了才敢对他露出这种眼神吧?不外就是少了点使命就有时间有胆子这样看他了?真的同党硬了呢,巴吉尔⋯⋯

Reborn冷笑,那熟悉的令人胆颤的笑容让巴吉尔神色一白冒出冷汗,正想着横竖都是死不如豁出去谏言然后任照料大人宰割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没关紧的门扉外传了进来。

在现在的彭哥列中,只有一小我私家会这样子行动。

巴吉尔鬆了口吻,见Reborn皱眉后再次低头不闻不问的修正公牍容貌,迅速鞠躬拿过已经放凉的espresso退场,打开门的同时也侧身让瞬间闪过的人影进来这办公室中。

那是个四、五岁左右的娃。满身溼答答的满身伤,蓬鬆的棕髮软软的服贴在脸上,几个箭步就冲到Reborn身边然后一把抱住他的腿巴住不放。

Reborn没有闪躲,只是手中的笔微微一顿后便继续若无其事的修正着公牍。而巴吉尔早就乘隙脱离了办公室,门扉也规则的掩阖了起来。

不外显然,绝对隔音的门扉对那穿透力十足的大嗓门没有任何效果。

「喂——死小鬼你最好自己出来!否则我砍死你!!」

Reborn能感受巴在他腿上的小身影瑟缩了下,随后昂头朝他露出可怜兮兮的心情,蜜金瞳无辜的似乎强忍着泪水,然后又迅速把头埋在他的裤管里。

若是是以前的他或许第一反映就是把人踹出去吧?可是现在⋯⋯

「死小鬼!!」门没有任何意外的被撞开了。史库瓦罗凶神恶煞的大步走进Reborn的办公室中,见他要找的人在Reborn这,不爽的嘁了声就要伸手把人抓过来,忽地收到一个酷寒的忠告眼神,不满的收手站定在堆满文件的办公桌前。

「这小鬼的训练还没完,把他交给我,照料大人。」他特殊加重后面几个咬字。

Reborn收回眼光,又再公牍上批阅几行句子,在史库瓦罗头冒青筋忍不下去时才低头看着那不吭一声的娃。

「泽田德松。」他喊着他的名字,声音如平时般清静淡然,听不出任何喜怒。

对方似乎从Reborn的声音里听出了什幺,满身一颤,有鬆手的趋势,但又想起什幺似的更使劲的捉住了Reborn的裤管,用力地摇头,小声的嚅嗫几个字词。

史库瓦罗没闻声,Reborn却听的一清二楚,眼光多了些恍然。

原来云云,又到了这个时间了啊。

史库瓦罗见小鬼迟迟磨蹭着不愿出来,青筋越来越多,忍不住又要脱手揪住那颗棕色头毛时,一只手先他把泽田德松抓了起来放到大腿上,乌瞳炯然锐利的望着他,没有任何情绪,「你去忙你的,史库瓦罗,他交给我。」

「⋯⋯我的使命就是训练他,照料大人。」史库瓦罗咬牙切齿,「你不以为你太宠他了吗!这样他是无法成为优异的十一代首领的!」

「他该有的训练我不会让他逃掉的。」Reborn勾起一点嘴角,若无其事地隔着泽田德松继续修正公牍,「我倒是不知道你什幺时间这幺热衷于保父一职了。」

「我没有!」

「那就去忙你的其他事,谋害队伍队长兼代首领秘书。」Reborn冷睇着他,「代首领室是出门左转的第八扇门,转告代首领他的改阅方式有待增强,五岁小娃都知道文件是用看的不是用烧的,希望下回他能上进些,慢走不送。」

「你个——!」史库瓦罗无法反驳,狠瞪了Reborn一眼后便重步脱离了办公室,沿路还能听到那怒骂声徐徐远去。

泽田德松在史库瓦罗脱离后才昂起头来,瞅了Reborn一眼,「⋯⋯生气了吗?」

「没有。」Reborn淡淡回应,「我另有文件要看,一边去别碍着。」

「喔。」泽田德松灵巧的应了久久机热在声,却照旧坐在Reborn腿上玩着手指,一个放鬆的后躺贴进Reborn怀中,微瞇起眼睛一副满意 享受的容貌。

Reborn不着痕迹的挑眉,最先思索自己是不是真的像史库瓦罗说的一样太宠他了,否则照以往履历,怎幺可能有人胆子这幺大敢往他身上倒?

真是不知死活。

在Reborn想着要怎样把泽田德松威胁吓唬脱离自己时,他听到了他的喃喃自语。

「可是⋯⋯只有这里才有爸爸的味道⋯⋯」他小声嚅嗫,整张脸写满了懦弱的孤寂,抿着唇似乎在强忍着什幺。

很好很强盛,这种心情完全的勾起他良久远以前的回忆,让他有种力无处发的恼怒感。

「⋯⋯」Reborn缄默沉静不予回应,无视他继续修正文件。没一会儿,泽田德松又恢复了明亮的笑容,眨着灵动的眼期待的望着Reborn。

「吶,Reborn叔叔,今天你要什幺时间去看爸爸妈妈?我要跟你去!」

「你可以让狱寺带你去。」Reborn一心二用的应付着泽田德松和文件。

「喔。」泽田德松又是灵巧的应了声,却照旧没脱离谁人位置,「可是⋯⋯我不想和其他叔叔阿姨一起去,总以为他们有许多话想和爸爸妈妈说,我在那里会打扰到他们⋯⋯」

闻言,Reborn轻笑反问,「那你就不会打扰我了?」

泽田德松睁大眼睛,「诶!Reborn叔叔你也有许多话要和爸爸妈妈说吗?」

Reborn誊写的手顿了一下,又勾起一点嘴角。

「⋯⋯不,我没有。」

究竟要说的,早在之前便说完了。至于还未说出口的⋯⋯

事到现在,又有什幺态度说?

无话,可说。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