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紧了未亡人太大受不了 我在堆栈日妈妈

此时闵臻真的有种想吐血的激动,这个女人竟然不希奇 他的表明!也不信赖他的示爱!不行!他不同意 !既然他已经爱上了她!他就不许她躲避 !

可是,要怎麽做梓桐才肯信赖他的爱呢?

这个问题一直困扰著闵臻,使得事情上他也总是连连失神。那日回家的时间经由市中央的那间画廊,突然心里豁然爽朗,立时有了主意。

这天,闵臻早早就下班了,让秘书打电话确认了旅店定座後就去学校接梓桐,只是去到办公室却没找到梓桐,恰恰遇到了小白,小白说梓桐的妹妹来了,姊妹两人应该是在梓桐的宿舍。

闵臻也没多想就直接往宿舍走去。来到宿舍门前,门只是掩著,站在外面闵臻还能隐约约约听到两姐妹的谈话,刚想推门进去就听到自己的名字,一时好奇也就停下了行动计划躲在外面偷偷听一下两姐妹在聊自己什麽。只是他却没想到会听到令他震惊的内容……

“二姐,闵臻那匹花心风骚的狼都给你驯服了,果真是我二姐!小生钦佩钦佩!”屋里传来了梓珊夸张的声音。

“你少贫嘴了。应付 差别的男子就要用差别的手段,只有捉住他的死穴才气一击即中。”梓桐淡淡的声音传来。

“啧啧,亏你还真能忍,要是让爸妈知道为了让闵臻那匹狼中计你之前还特意去当他的情妇,估量 两个两家夥早就气昏了。不外,现在也总算是苦尽甘来,结了个好果子。”梓珊有点幸灾乐祸,而门外的闵臻却是心里一凉。

梓桐只是笑了笑,道:“让男子尝过一点点甜头她才会在失去之後越发相识你的好。丫头,现在是你该小心的时间了。”

“二姐说什麽呢?我才没空去蹚恋爱这浑水,一小我私家多自由自在啊,干嘛想不开要找小我私家绑住自己。”梓珊不以为然,全然不知爱神之箭已经瞄准了自己。

……

内里的人事实还在说了些什麽,闵臻已经听不到了,他整小我私家像是掉进了冰窖一样,冷到了极点,然而心里却又燃起了轰轰猛火!原来,一切都只是谁人女人的一场企图而已,而他,聪慧 一世的他却是彻底被玩弄於拍手。

突然他以为一切都很讥笑。曾经玩尽恋爱游戏的他,这次竟然栽倒了。哈哈……一切都是假的!

闵臻狠狠地将手上的工具扔在地上,愤然转身脱离。

屋里的人听到声音走了出来,却只看到闵臻离去的身影。

“二姐,该不会适才我们的话让他听到了吧。”说是这麽说,可是梓珊脸上却是一点都找不到著急的神色,嘴边的浅笑怎麽看都像是幸灾乐祸。

梓桐只是看著闵臻徐徐远去的背影,没有语言。

“二姐,你不追上去诠释麽?”梓珊继续怂恿。

梓桐照旧没有语言,只是将掉在地上的工具拿起来拆开,拆开包装看到内里的工具时心里才起了波涛……

49 完结

49 完结

一个星期,整整一个星期了,闵臻再也没有回到公寓。

梓桐却作息依旧,看上去没什麽转变,只是除了天天晚上一小我私家躺在宽宽的大床上会以为有些不习惯之外,一切如常。

而另一边,却是热闹多了。

发小是再也看不下去了,一把夺过闵臻手中的羽觞,狠狠地喝光後重重放在桌子上,道:“你还没够?在这样喝下去你就直接进医院去吧!”

闵臻却是看也懒得看一眼,拿过空杯子又想继续倒酒,却被发小再次抢走羽觞。他也不语言,爽性拿起酒瓶直接喝。

“我说你就怎麽这点前程!以前玩女人不是玩得很厉害麽?现在不就是由于一个女人而已。人家为你花了那麽多心思,你还在这里嫌弃!你又不是不知道自己之前是什麽样的人,不耍点手段能将你套住麽?要是我家那位对我用那麽点心,我早就乐上天去了。”发小也好不行怜闵臻,反而一直数落他的不是。

“恋爱不就这样子麽?你算计我我算计你,最後都栽倒了。横竖你现在也是动情了,爱上了,又能怎麽办?我看何梓桐那样的女人,把心思花在你这浪子身上,你还真该偷著乐。好男子多得是,你就在这里继续喝闷酒吧,说不定其他男子早就攻其不备了。”

本文来自友博俱乐部官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