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金河:午后的小巷弄情怀

疫情肆虐,原来的演讲行程取消了!吃过中饭,我沿着南京西路的方向走去,突然想到赤峰街,这是我从南部北上就读师大附中的时候,我来找一位在摩托车行当学徙的小学同学的地方,那个时候,我在台北人生地不熟,这是我常来的地方。

我的公司在南京东路,但几十年了,我从来没有再到过赤峰街走过,这回漫步赤峰街,这一带仍有几许打铁街的味道,有些专卖汽车及摩托车零件的店家,不过有更多时髦的小店,成了传统与现代并存的老街廓。

 


走出了民生西路,我想到迪化街走走,穿过永乐市场,我去看看廿几年前在联合羽球馆打完球后都会来吃的旗鱼米粉店,在延平北路,民乐街的小巷穿梭,其实这是台湾早期的「布市仔」,很多纺织业老闆都从迪化街出身,在南京西路,民乐街口,抬头看到一幢建筑物,上面就写着新光纤维,其实这也是吴火狮发迹的地方。在延平北路上还有早期蒋渭水台湾民众党的足迹。

 


我从保安街走回来,在慈圣宫外面的许仔猪脚,生意兴隆,这个清烫的猪脚不输基隆庙口那一摊。


难得的午后时光,晒晒太阳,走走路,放鬆心情,放慢脚步,去看看几十年前去过,值得回忆的地方,也有很多不同的感受。

 

午后的小巷弄情怀 疫情肆虐,原来的演讲行程取消了!吃过中饭,我沿着南京西路的方向走去,突然想到赤峰街,这是我从南部北上就读师大附中的时候,我来找一位在摩托车行当学徙的小学同学的地方,那个时候,我在台北人生地不熟,这是我常来的地方。 我的公司...

由谢金河发布于 2020年2月26日 星期三
食疗养生与结课论文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