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防范和化解地方政府债务风险?财政部:绝不允许新项目通过新的隐性债务

原标题:如何防范和化解地方政府债务风险?财政部:绝不允许新项目通过新的隐性债务

如何防范和化解地方政府债务风险?财政部:绝不允许通过新增隐性债务进行新项目】关于地方政府债务风险问题,财政部部长助理欧文韩表示,截至2020年底,地方政府债务余额为25.66万亿元,控制在全国人大批准的28.81万亿元限额以内。此外,纳入预算管理的中央政府债务余额为20.89万亿元,国家政府债务余额为46.55万亿元。政府债务余额占GDP的比重为45.8%(全国商报)4月7日,国务院办公厅召开落实“十四五”计划纲要、加快建立现代财税制度新闻发布会。

关于地方政府债务风险问题,财政部部长助理欧文韩表示,截至2020年底,地方政府债务余额为25.66万亿元,控制在全国人大批准的28.81万亿元限额内。此外,纳入预算管理的中央政府债务余额为20.89万亿元,国家政府债务余额为46.55万亿元。政府债务余额占GDP的比例为45.8%,低于国际公认的60%警戒线。风险是全面的

针对如何防范和化解地方政府债务风险,欧文韩明确指出,将完善正常的监管机制,绝不允许通过增加隐性债务的方式进行新项目、新摊。硬化预算约束,严禁以企业债务形式增加隐性债务。

完善新债券发行机制

欧文韩强调,下一步,地方政府的债务风险将按照“开前门,严把后门”的思路化解。一方面,不断完善法定债务管理,兼顾稳健增长和风险防范的需要,完善新债配置机制,严格控制高风险领域新债规模,避免风险持续积累。继续坚持“资金跟随项目”的原则,避免债券资金闲置,提高使用绩效。

另一方面,要坚持防范和化解隐性债务风险。欧文韩表示,要坚决遏制隐性债务的增加,发现、查处和追究各种新的隐性债务。坚决化解隐性债务存量,完善正常监测、核查和监管机制,及早发现和处理各类隐性债务风险,牢牢守住无系统性风险底线。

关于未来地方债务改革的主要方向,欧文韩指出,政府债务管理制度是现代财税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十四五”期间,政府债务管理体系将进一步完善,既要充分发挥政府债务融资的积极作用,又要坚决防范风险,增强金融可持续性。

欧文韩说:第一,完善政府债务管理体制和机制。根据财政政策反周期调整的需要和财政可持续性的要求,合理确定政府债务规模。依法构建管理规范、责任明确、公开透明、风险可控的地方政府债务融资机制。完善地方政府债务风险评估指标体系,加强风险评估和预警结果的应用。

二是防范和化解地方政府债务风险。完善正常的监控机制,绝不允许新项目、新摊子通过新的隐性债务。硬化预算约束,严禁以企业债务形式增加隐性债务。金融机构必须审慎经营、合规经营,严禁违规向地方政府提供融资。清理规范地方融资平台公司,剥离政府融资职能。完善市场化、规则化债务违约处置机制,严格实行政府借贷终身负责制

在新闻发布会上,欧文韩表示,“十三五”期间,我国累计减税、减费超过7.6万亿元,其中减税4.7万亿元,减费2.9万亿元。减税减费有效减轻了企业负担,使广大市场主体享受到实实在在的政策红利,对激发创新活力、优化经济结构、促进居民消费、扩大就业发挥了重要作用。

“十四五”期间,减税、减费有哪些安排和安排?欧文韩指出,下一步,我们将全面考虑财政可持续性和落实帮助企业脱困政策的必要性,平衡“当前与长远”和“需求与可能性”的关系,重点完善减税和减费政策,优化实施机制,增强政策实施效果,赋予企业更多的收益感。具体来说,它包括五项措施。

第一,继续实施机构减税政策。如欧表示,继续实施之前出台的增值税税率下调、增值税免抵退税、个人所得税专项附加抵扣等制度性减税、减费政策,使政策叠加效应不断释放。

二是分阶段减税、减费政策有序退出。分类调整,有序退出去年为应对疫情出台的分阶段减税、减费政策。适当延长小规模纳税人减增值税等政策的实施期限,保持对经济复苏的必要支持。与疫情预防、控制和供应相关的临时和紧急政策到期后将停止。

第三,要突出加强小微企业税收优惠。欧文韩指出,在实施小微企业包容性减税、减费政策的同时,要进一步加强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的减免税力度,将小规模纳税人增值税起征点从每月10万元提高到15万元。对年应纳税所得额低于100万元的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在现行优惠政策的基础上减半征收所得税。

第四,加大对制造业和科技创新的支持。继续实行企业R&D费用扣除

75%政策,将制造业企业加计扣除的比例提高到100%,激励企业加大研发投入,对先进制造业企业按月全额退还增值税增量留抵税额。

  第五,继续清理收费基金。取消港口建设费、降低航空公司民航发展基金征收标准,加大各类违规涉企收费的整治力度,严控非税收入不合理增长,防止弱化减税降费政策红利。

  将合理配置地方税权

  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到,要健全地方税、直接税体系,优化税制结构,适当提高直接税比重。下一步在这方面具体有哪些措施?

  发布会上,财政部税政司司长王建凡表示,健全地方税、直接税体系是完善我国现代税收制度的重要内容。“十三五”期间,我国进行了一系列重大税制改革,包括全面推开营改增试点,持续深化增值税改革,实施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制度改革,调整优化消费税征收范围、税率和环节,全面推开资源税从价计征改革,开展水资源税试点。同时,落实税收法定原则,加快推进税收立法,有8部税法经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了,税收法定步伐在加快。

  王建凡指出,通过深化税收制度改革,我国税制结构得到进一步优化,直接税比重逐步提高,从2011年的28.4%逐步提高到2020年的34.9%,这个比例是用直接税税额除以全部税收收入得出的。税收对国民收入分配的调节作用和自动稳定器的机制作用逐步增强。

  王建凡强调,按照“十四五”规划纲要要求,将进一步完善现代税收制度,健全地方税、直接税体系,优化税制结构,建立健全有利于高质量发展、社会公平、市场统一的税收制度体系。

  王建凡表示,一是健全地方税体系,培育地方税源。完善地方税税制,合理配置地方税权,理顺税费关系,按照中央与地方收入划分改革方案,后移消费税征收环节并稳步下划地方,结合消费税立法统筹研究推进改革。在中央统一立法和税种开征权的前提下,通过立法授权,适当扩大省级税收管理权限。统筹推进非税收入改革。

  二是健全直接税体系,逐步提高直接税比重。王建凡指出,健全以所得税和财产税为主体的直接税体系,逐步提高其占税收收入的比重,有效发挥直接税筹集财政收入、调节收入分配和稳定宏观经济的作用,夯实社会治理基础。进一步完善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制度。积极稳妥推进房地产税立法和改革。

(文章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责任编辑:DF155)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