碳市场建设加速条例力争今年出台

  碳市场建设加速条例力争今年出台


  随着“碳达峰”和“碳中和”的加速,配套立法越来越受到市场的关注。


  “十四五”是碳达峰的关键时期和窗口时期。3月15日召开的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九次会议指出,要完善绿色低碳政策和市场体系,完善能源“双控”体系,完善有利于绿色低碳发展的财政、税收、价格、金融、土地和政府采购政策,加快碳排放权交易,积极发展绿色金融。


  据媒体报道,生态环境部气候变化司副司长陆新明, 3月18日在中国碳达峰,举行的碳中和结果发布会暨研讨会上透露,他将推动《全国碳排放权交易管理暂行条例》(以下简称《条例》)立法审查工作进展,争取今年颁布。


  碳市场领域的立法加速


  至于前面提到的《条例》,其实早在2019年4月,生态环境部就起草了《碳排放权交易管理暂行条例(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公众意见。


  上海交通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副院长赵一新,在接受《中国商报》采访时表示:“《条例》的立法从国家层面给出了更科学、更权威的碳排放和碳汇计算方法,避免了各地不同核算方法造成的碳排放权计算误差,从而为引导各市场主体有序参与交易扫清了交易障碍。”


  赵一新表示,参照《条例》,执法机构还可以准确量化市场主体的碳排放,为科学合理的处罚等措施提供法律依据。


  《条例》的效力应该是行政法规。对于《条例》的立法依据,国浩律师事务所集团执行合伙人刘维,告诉记者:“其实《条例》的上位法应该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以下简称《环境保护法》)。”


  刘维说:“例如《环境保护法》提到国务院环境保护主管部门对全国环境保护工作实行统一监督管理;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环境保护主管部门对本行政区域的环境保护工作实施统一监督管理。”


  那么,如何分配市场主体所关注的碳排放量呢?


  《条例》征求意见稿》第七条“配额分配”提到“国务院生态环境主管部门应与国务院,有关部门综合考虑国家温室气体排放控制目标、经济增长、产业结构调整等因素,制定并公布碳排放配额。分发标准和方法。”


  “这不是冲突。《环境保护法》指的是监管视角,而不是碳排放的交易视角。”刘维解释说,“任何行政法规,从具体实施的角度来看,最终都会在县级相关职能部门实施,但这不是说县级职能部门发放配额和主持交易的权力。”事实上,近年来,一系列关于碳市场发展的法律文件已经公开征求意见。2020年12月30日,生态环境部发布《2019~2020年全国碳排放权交易配额总量设定与分配实施方案(发电行业)》《纳入2019~2020年全国碳排放权交易配额管理的重点排放单位名单》;今年2月1日,《全国碳排放权交易管理办法(试行)》(以下简称《办法》)正式实施。


  全球能源互联网发展合作组织主席、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主席刘振亚,在前述研讨会上表示:“面对碳排放量大、高碳发展惯性强的严峻形势,中国实现碳减排的时间不到10年。峰值,然后在30年左右实现碳中和,任务非常艰巨。”


  市场仍需要系统改进


  从法律效力来看,《条例》征求意见稿属于行政法规,《办法》属于行政法规;所以《条例》的法律效力高于《办法》。


  记者在《条例》看到,在处罚方面,“逾期不改正的,处以5万元以上20万元以下的罚款”。


  2月1日,试行《办法》提到“重点排放单位虚报、瞒报、拒不履行排放申报义务或者拒不接受核查检查的,由生产经营场所所在地省级生态环境保护部门责令限期改正,并处1万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


  “《条例》应该严格。因为,从《办法》的处罚和数额来看,相对于我们现在的经济发展来说太低了,不足以对违法单位产生惩戒作用。”刘维表示,“但考虑到碳排放首次被纳入污染物监管范围,为了使监管顺利实施,可以适当放宽初始标准。”


  以上《条例》咨询稿还有哪些需要进一步完善的地方?


  “从文本上看,《条例》征求意见稿主要规定了碳排放交易的一些原则性问题。从可操作性来看,也应该有一系列配套的规则和规定。”刘维表示,配套措施包括:如何合理分配各行业碳排放配额,如何监管和惩罚碳排放欺诈(如欺骗新能源汽车等)。).


  “除了交易双方,还需要其他一系列市场实体的参与,比如碳排放评估确认机构。”刘维说,“从交易便利性的角度来看,最好是各种碳排放(汽车尾气、复合排放等。)可以转化为标准化产品,这也需要相关标准和可信中介的参与。”


  另外,碳排放权交易过程中应该引入哪些规则?


  赵一新,执法主体将根据不同行业的碳排放强度实施合理有效的监管,特别关注能源、电力、建筑、石化,交通等碳排放高的企业。如果有必要,他们需要引入大数据等先进技术,以有效监控关键行业的碳排放。“此外,还可以建立碳排放权交易信用体系,重点整治重复违规企业,对履行碳排放合规义务的企业给予适当奖励。条件成熟时,可以建立可量化的积分制度,有利于后期的分级管理。”赵一新补充道。


  碳市场建设正在加快


  国家碳排放交易市场(以下简称“国家碳市场”)是中国实现二氧化碳排放峰值目标和碳中和愿景的核心政策工具之一。


  2月26日至27日,生态环境部部长黄润秋赴湖北省、上海市考察碳市场建设情况。黄润秋表示,全国碳市场建设已经到了最关键的阶段,需要扭转建设周期,全面开展对接测试,尽快实现系统运行,确保网上交易在今年6月底前启动。


  根据国家发展改革委与9个省市政府签署的关于建设、运行和维护国家碳排放登记系统和交易系统的合作协议,湖北省和上海市分别是建设国家碳排放登记系统和交易系统的牵头省市。


  3月16日,人行上海总部副主任、上海分行行长金鹏辉,前往上海环境(601200,古巴)能源交易所(以下简称“上海Ring  交所"”)调研。上海联交所, 周小全,总裁表示,目前需要重点做两件事:一是依托上海和交所尽快完成国家交易机构的建立,如期实现国家碳排放交易的启动;第二,按照上海“五个中心”的要求,探索和推动碳金融的发展,使其成为国际金融中心的重要组成部分。


  值得注意的是,第一张银行间市场碳中性资产支持商业票据(ABCP)登陆中国。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近日,国家电网租赁公司发行了国内首个单一绿色碳中和资产证券化产品,规模17.5亿元,期限180天。其中优先规模16.6亿元,发行率2.99%,为今年融资租赁行业同期债券利率最低水平;二级规模9000万。


  国家电网租赁相关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国家电网租赁绿色碳中性资产支持商业票据筹集的资金将全部用于支持风电、水电、光伏等清洁能源项目,并被授予最高等级的绿色债券G-1,具有显著的社会效益。


  据中国程心绿金计算,与同等供电的火力发电相比,上述债券筹集的项目年供电量可减少CO2排放量236.27万吨,替代化石能源114.63万吨标准煤,减少SO2排放量1.75万吨,减少NOx排放量9700吨。


  记者了解到,2020年6月,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研究推出了现行资产支持纸规则体系下的资产支持融资直接创新产品——资产支持商业票据。该工具可以充分发挥证券化产品结构设计和信用增级安排的优势。以产业链运作为基础,为复工复产的行业核心企业和龙头企业提供支持,使资金能够“直接”进入实体经济。主要有三个特点:短期性和滚动性;方便性好,可操作性强;标准化程度高,产品安全性好。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