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幻想小说全集_我的好儿婚李梦瑶全集

第2章 想促膝长谈

强哥,您消消火,出来玩就是为了开心的,今天的消费全算我的,马上给你再安排几个更好的

老子今天就要她服务,而且要跪着把这瓶酒喝干净,剩下一滴老子就在她脸上划一刀!

张强说着将一整瓶XO重重砸在桌子上,而后掏出一把匕首在下巴上做着刮胡子的动作,身边的小弟也跟着起哄起来。

陪酒的女服务员已经吓破了胆,瘫坐在地上捂着脸瑟瑟发抖。

XO虽好,但是一口气喝掉一整瓶这么高浓度的烈酒,放在谁身上恐怕都得脱层皮,何况是一个十***岁,不谙世事的女生,上医院洗胃是必然的了。

强哥,您是大人物,就别跟小孩子一般见识了,今天这事儿,就给妹妹一个面子好不好?

其实强哥这样的地头蛇,沈静平时也没少孝敬,白吃白喝是常有的事。

给你面子?那他么谁给我面子?你想护着这个小娘们儿也行,你就替她把酒喝了!

张强就是来闹事的,自然不会善罢甘休。

喝,喝,喝

张强身边的小弟,纷纷握着空酒瓶敲击着桌子起哄,场面一度陷入混乱。

沈静咬了咬下唇,看了看地上瑟瑟发抖的女孩,毅然决然地抄起了整瓶XO:好,既然强哥有兴致,小妹就全当是给强哥敬酒赔罪了。

沈静说着便要对瓶吹,酒瓶刚刚举起一半,便被身后伸出的一只手给按了下去。

这么好的酒,对瓶吹有点暴殄天物了吧?萧逸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沈静身后。

小逸,你不是下班了吗,这件事你别插手,赶紧回家。沈静往回夺酒瓶,不想萧逸趟这趟浑水,拽了两下没有拽动。

哟,来了个不知死活的小白脸,这回有意思了。张强点燃了一支雪茄,饶有兴致地往沙发上一仰。

小崽子,你特么活腻歪是吧?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吗?张强身边的小弟叫嚣道。

永铭市,广成县,柳南村张强,小名张癞头,现居本市花园小区,小时候因为偷看寡妇撒尿,被追着打,滚落山坡划破了额头留下了这道伤疤,不知道是也不是?

萧逸脸上挂着邪魅的笑容,慢条斯理地说道。

你,到底是谁!张强越听越心惊,忽地坐直身子!

因为面前的这个青年将他的身世说的分毫不差,如数家珍,这些事情除了村里的一些老人几乎没有人知道!

萧逸的话也引起了张强小弟的交头接耳,这一切如果都是真的的话,张强在他们心中的地位将一落千丈。

你没资格知道我是谁,你只需要知道,现在离开,是对你最好的选择,否则会酿成大错。

萧逸笑得人畜无害,面对人人胆战心惊的刀疤张,没有丝毫惧意。

小崽子,你这是自己送上门儿来找死,今天老子就让你尝尝信口开河、多管闲事的下场,来人,把他的嘴给我撕了!张强气急败坏的喊道。

虽然对这小子知道自己详细底细的事情有些震惊,但见其单薄的身体和二十出头的年纪,所以根本就没放在眼里。

强哥,他只是酒吧的一个临时工,不用跟他一般见识

滚开!

张强此时还哪里听的下去别人的劝解,抬脚便踹向了沈静。

只是脚在半空中便被萧逸单手抓住了脚踝。

抱歉,我时间不多!

说着萧逸不再废话,用力一甩,直接将其抡飞,砸向了一旁冲过来的马仔。

这种超乎常人想象的力量,立刻引起了一片惊呼之声。

沈静也没想到,身材单薄的萧逸竟然能爆发出这么大的力量,有些惊呆了。

整个过程不到三分钟的时间,张强和其带过来的六个小弟,全都横七竖八地躺在了地上,哀嚎不已。

别装死了,起来把酒喝了。萧逸拍了拍手,坐在了沙发上。

张强知道自己这次是碰到了钉子上,咬了咬牙,支撑起了身子,嘴上依然不服气。

小子,你可知道你今天羞辱了我们,就是羞辱了狂沙帮,沙老大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张强的背后靠山是狂沙帮,帮主沙枭手眼通天,出手很辣,是永铭市响当当的人物,众人之所以不敢惹张强,主要也是不想得罪其背后的狂沙帮。

萧逸站起身双手插在裤兜踱了两步:你不这么说,我还真想就这么算了,既然你自己加了筹码,我不表示一下就显得不敬了。

语毕,脚下一踢,之前被张强摔碎的啤酒瓶碎片,瞬间飞起,一道流光,直奔张强面门!

张强惊呼一声躲闪不及,额头处又新添了一道伤疤,与之前的旧伤疤交相呼应,形成了一个X。

正如萧逸之前所说,张强装哔不成,果然酿成了大错。

强哥,你还准备再加点筹码吗?萧逸俯身问道,双眸散发出的阴鸷之气令人胆寒。

不敢了不敢了,我这就把酒干了给您赔罪。

张强连连求饶,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眼前这个年轻人真敢杀了自己。

跟我道歉有什么用萧逸看向了沈静和其怀中受了惊吓的女服务生。

静姐,还有这位小姑娘,今天使我们哥几个马尿喝多了,您二位,大人不计小人过,放过我们这一回吧。

张强认错的态度和求生欲望令萧逸满意的点了点头。

我们可以走了吧?张强小心翼翼试探地问道。

嗯。

张强等人如蒙大赦,连忙起身一瘸一拐地往出走,刚走到门口,萧逸的恶魔般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

等等

张强硬邦邦地转过了身子,脸上变颜变色。

你们好像还没结账呢?加上砸坏的设施,和之前拖欠的账单,总和再乘以二,没问题吧?

萧逸笑眯眯地问道。

没问题,没问题应该的,应该的

张强马上掏出银行卡,递给了吧台收银

跟小命比起来,面子钱财真的不算什么了。

一场闹剧结束,紫色梦幻酒吧再次热闹起来。

夜店打砸的事件时有发生,在出来寻欢作乐的客人眼中,只要能摆平,就会觉得这个地方安全,认为老板有实力。

沈静也不得不重新审视这个一直被认为是大学生勤工俭学的萧逸,到底是个什么人。

小逸,今天多亏了你,不然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静姐,你太客气了,我也是酒吧的一员,这些都是应该做的。

小逸,你今晚有空么?姐姐想跟你聊聊

此时的萧逸在沈静的眼中已经不是那个不谙世事的男孩了,更像是一个顶天立地能给人安全感的男人。

沈静双颊微红,一项优雅大方的她,竟然出现了一丝难得的娇羞
第3章 又是小瘪三静姐,今晚不行,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改天吧,如果狂沙帮真的来闹事,马上给我打电话,放心,有我在没人动得了‘紫色梦幻’。

萧逸先给沈静吃了一颗定心丸,说完,不顾对方的妩媚挽留,急匆匆的出了酒吧。

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沈静回想着刚才发生的一切,痴痴地端起了一杯红酒。

一直坐在角落里冷眼旁观着这一切,带着大大的渔夫帽的窈窕美女,也有着同样的疑问。

派人查探一下这个小子,我对他越来越感兴趣了。

是!

女人旁边笔直站立的男子,躬身行礼,随后掏出手机拨了一串号码

萧逸出了酒吧,疾行闪过了几个街角,来到了一处摄像头盲区,没有行人的暗处,按下了耳后的微型通讯器。

小落,那边情况怎么样了?

公子,你处理什么大事去了,居然花了十分三十五秒的时间?我记得当年在倭国执行斩首任务,也才花了不到五分钟通讯器传来了可爱的萝莉音。

你不想吃棒棒糖了?

公子我错了,我马上把那边的定位发给你,如果你能在五分钟之内赶到,会有意外收获呢。

萧逸挂掉了通讯器,打开手机看了一下小落发过来的定位。

嗯,路程8公里,直线距离6.2公里,五分钟的话,看来得动用那个了。

萧逸再一次确认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右手一翻,兽骨制成的古朴骰子凭空浮现在了掌心之上,忽明忽暗地闪烁着金色的光芒。

只见萧逸双手飞快地结出了几个法印,骰子上立刻浮现出了黑色的符文,快速旋转起来。

形神变!

萧逸低喝一声,只见身上的衣物瞬间收紧,周身上下紧趁利落,双足之上被一层漆黑的雾气包裹。

下一秒,萧逸如一支离弦的箭,蹿上了房顶,绝尘而去

四分二十九秒,公子你的速度真的是太快了,干什么都快!小落的萝莉音再次在耳边响起。

不会夸人,最好少说话,告诉我具体位置!萧逸明显对小落的评价,有一部分不是很满意。

根据小落提供的详细位置,萧逸来到了一栋别墅面前,轻轻纵身两个起落已经到了二层的窗外,从窗外向里面窥看。

映入眼帘的画面,令萧逸顿时血脉偾张,心跳加速。

只见窗内一个不着片缕的美女正在沐浴,弥漫在空气中的水雾,根本遮挡不住其纤细的腰肢和曼妙的曲线。

公子,系统显示你心动过速,血压骤升,没想到拥有108位美女的堂堂‘无聊岛’岛主,也有控制不住美se诱惑的时候,咯咯咯小落丝毫不掩饰的嘲讽娇笑。

小落,落、英、缤、纷,四姐妹之中,只有你最没大没小,下次不带你出来了。萧逸咬牙低语。

公子,落落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你还是专心完成任务吧。小落委屈地道歉。

萧逸再次向窗内窥看,这一次他平心静气,将注意力落在了美女锁骨的吊坠之上。

寻常人可能无法透过布满水雾的窗口看见里面的情况,但是萧逸的目力却能清楚的看清女子所佩戴的花朵型玉坠,正是自己要找的琅嬛花蕊!

谁?

一声中气十足的頓喝,惊得萧逸差点没从窗边掉下来,正所谓做贼心虚,偷看了美女洗澡,内心总是有些慌乱的。

不然以萧逸的身手,完全不必如此惊慌。

正在沐浴的女子连忙警觉地裹上了浴巾,动作之快风驰电掣。

福伯,怎么了?女子隔着房门问道,声音如百灵般悦耳。

小姐不必惊慌,我刚刚感应到了一股强者的气息,这会儿又消失不见了,可能是我搞错了。

福伯回答之后,皱眉低语:不会错的呀,刚刚明明那么强烈,怎么会突然消失不见呢?

 

此时,萧逸已经在回家的路上了,耳边犹在回响着女子的天籁之音,脑海中女子沐浴的倩影挥之不去。

小落,五分钟内,我要刚才那个女人的全部资料,对了,还有那个福伯。

公子这是又准备往‘无聊岛’填充后宫了吗?你说你搜集了那么多的美女,又不给她们施恩玉露,这也太暴殄天物、有伤天和了吧?真为那些美艳的姐姐感到痛心呢。

再废话就把你关在‘无间轮回’里一个月!

萧逸的话立刻让对面的萝莉音再次婉转起来:公子落落错了还不行嘛,人家可不想再进去那个鬼哭狼嚎的地方。

你知道的,落落要是离开的手机电脑和网络,是会无聊死的,落落可不想成为‘无聊岛’第一个无聊死的小仙女呢。

黎落是电脑天才,顶级黑客,任何与电子设备和网络有关的东西,都是她的亲密伙伴,如果让她一个月不能碰这些东西,还不如直接杀了她呢。

那就赶快按我说的办。萧逸关掉通讯器,露出了奸计得逞的微笑,对付黎落,这招儿最为管用。

回到了自己的出租屋已经是半夜一点了,洗漱完毕打开电脑,加密邮箱中收到了一份来自堕落天使的邮件。

穆语涵,23岁,米国哈弗大学双硕士学位,跆拳道黑带七段,伊人醉化妆品公司董事长,仁鑫国际医药公司首席执行总裁,其父,穆弘,四大家族之一

没想到这丫头的来头还不小。

萧逸摸了摸下巴,看着邮件中的资料和照片,脑海中再次浮现穆语涵美人出浴的画面,赶紧摇了摇头。

我这是怎么了?难道真让落落说中了吗?萧逸赶紧分散注意力。

福伯,穆氏家族元老级管家,忠心耿耿,身手不凡,武功不详,战斗力不详

能够让落落查不出来实力的人,这个世界上还真是屈指可数,这个福伯想必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唉,难搞啊。

刚才之所以选择先撤退,就是因为这个福伯,此人居然能够感知到被灵虚真气包裹下隐藏的自己,实力不容小觑。

莫老道给的任务真的是越来越难办了

萧逸苦笑着摇了摇头,合上了笔记本电脑。

右手伸展,古朴的兽骨骰子,再次浮现,凌空旋转起来。

片刻之后,骰子停止转动,落在了床上。

妈的!又是三点!难道我就不能摆脱小瘪三的命运了吗?

萧逸将自己重重地扔在了床上,陷入了回忆之中
挂电话之前,张美琪语重心长地对王威友说:「有什幺不开心的事一定要告诉我,如果有需要,我会两肋插刀帮你出头。」

「干嘛突然说这个?」

「没有,就怕你受委屈的时候忘了有我这个好朋友可以帮忙,所以偶尔要提醒一下。」

彷彿看见电话对面的张美琪那副随时準备义气相挺的模样,王威友笑了,「好,我会记得。」

虽然对邱慧心很有意见,但她毕竟是王威友喜欢的人,所以聚餐当天张美琪是做了忍到底的决心才赴约的。

到了预定的餐厅没见到男女主角,张美琪倒是见到一个笑容可掬的小个子男人。

「你好你好,我是周定国,小威大学和研究所的同学。他有说今天要请我跟一个小学同学吃饭,正式介绍女朋友给我们认识,我猜你就是那个小学同学对吧?」

周定国暗爽在心里,眼前这个身材火辣的娇小女孩是他最喜欢的典型,那张五官明丽的脸孔更是让人捨不得移开眼睛。

 

「你好,我是张美琪,王威友的国小同学。」

正觉得眼前的美女有些眼熟,听到张美琪三个字,阿国脑中的某个记忆被唤醒了。「你是不是几年前……」

阿国的话被王威友的声音打断了,「不好意思我们迟到了。」

张美琪转头,看见王威友身边的邱慧心,清清秀秀的,像朵小白花。

邱慧心欠身行了个礼,轻声细语地说:「抱歉迟到了。让你们久等真是不好意思。」她看似对大家说话,实则眼睛盯着张美琪。

张美琪没有回话,阿国笑瞇瞇地说:「不用不好意思,託你们小迟到的福让我和美女多聊了几句。」

四个人坐下闲聊。阿国话最多,把气氛炒得很热络,张美琪全程端着完美的职业笑容,说着完美的应酬话,只有在邱慧心餵王威友吃东西、摸他的脸,让他露出腼腆的笑时,表情稍微有些僵硬。

张美琪不热络的态度逃不过邱慧心的女性直觉,她知道张美琪不喜欢自己,不过她不在意,因为王威友的女朋友是她,不是张美琪。就算张美琪是假想敌,也只是个战败的假想敌。

 

但邱慧心还是打算宣告一下自己「女朋友」的地位。她用娇柔的声音说:「小威,你不是说阿国和美琪都没有男女朋友吗?刚好趁着这次聚会让他们彼此认识,如果可以凑成一对,那我们以后就可以doubledate了,这样多好。」

张美琪错愕地看着王威友,心脏揪得紧紧的。她有种被设计的感觉。是这样吗?原来今天聚餐的目的是来乱点鸳鸯谱吗?为什幺她事前什幺都不知道?

张美琪用哀伤的眼神看着王威友,无声问着:『这是你的主意吗?』

阿国乐呵呵地说:「这提议真是太棒了,其实我跟美琪很有缘,几年前我和小威在台北车站附近的咖……」

王威友激动地打断阿国的话,声音都嘶哑了,「我不觉得这是个好主意。张美琪又没有说要找男朋友,你们不要在那边瞎起閧。张美琪,对不起,你不要理他们。」

张美琪笑了,不是王威友的主意就好。既然只是邱慧心自作主张,显然是在针对她了。那简单,邱慧心是王威友的女朋友,邱慧心高兴,王威友就快乐,为了王威友的快乐,认输还不容易吗。

张美琪嘴角拉出一个完美弧度,「我觉得慧心说得有道理,我会把阿国列入我的準男友名单,先说好了,阿国,你现在在準男友名单排第七十五名,前面是我们银行放款部的同事,再前面是外汇部的同事,如果想跟我约会的话要先预约,今天就登记的话,可能要排到明年二月过年以后喔。」

阿国第一个反应过来,拍手大笑,「张美琪,我真是太欣赏你了,请务必将我列到你的準男友名单上。」

 

「感谢不弃嫌。」

跟周定国的兴高采烈相反,邱慧心和王威友都皱着眉头。

邱慧心搞不清楚张美琪是敌是友,但确定的是,如果张美琪认真起来,自己恐怕不是她的对手。

王威友则是很认真在思考,如果要和张美琪约会那幺难的话,为什幺每次约她她都有空。还有,準男友名单里,到底有谁?

邱慧心对于自己的提议被王威友当众反驳很不开心,张美琪灵巧的回应也让她很吃味,再加上阿国的举动,她好像把自己搞得里外不是人。

因为又羞又恼,邱慧心逃到洗手间想缓和一下情绪。待她上好厕所洗完脸,张美琪那幺巧也进了洗手间。她对张美琪扯出一个浅浅的笑,「我有些话想跟你说,可以吗?」

「当然可以。」

「小威说你是他的好朋友,那我也就当你是好朋友啰。好朋友就是要有话直说对吧?」

 

『好瞎的起手式。』张美琪觉得可笑,年轻人终究是年轻人,沉不住气啊,这幺快就出招了。「有话就直说吧。」

「小威有你这幺漂亮的女性朋友,让我很不安。」

「放心,你是他的女朋友,我只是他的小学同学,什幺事都不会发生。」

「可是……」邱慧心蹙着眉,做出欲言又止的样子,「世事难预料,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虽然这样的要求很过份,但是,可不可以请你以后不要再跟小威单独见面?」

『邱慧心小姐,你是不是连续剧看太多,而且喜欢演反派啊?』张美琪对于邱慧心的老哏台词兴趣缺缺,「从你们正式成为男女朋友开始,我就没有和王威友单独见过面,如果你在意,我以后也不会再跟他单独见面。我说到做到。」

邱慧心目瞪口呆,这张美琪也答应得太乾脆了吧?

「有件事想跟你确认一下。」张美琪目光炯炯地盯着邱慧心。

那眼光让邱慧心有点怕,「什幺事?」

 

「你把王威友当男朋友,对吧?」

邱慧心全身防卫的刺都竖起来,「小威当然是我男朋友!你这样问是什幺意思?」

张美琪没理会她的激动,自顾自地说:「我也有件事想拜託你,希望你能答应。」

邱慧心小心翼翼地问:「什幺事?」

「王威友是个很老实的人,他真的喜欢你,费尽心思讨你欢心。我想拜託你,请你好好珍惜他。」张美琪努力让自己不卑不亢,天晓得她多想揪住邱慧心的领口威胁她,或者低声下气求她。

只要别让王威友伤心就好。

邱慧心鬆了口气,脸上浮出微笑,「我是他女朋友,当然知道他是老实人,也明白他对我的用心,更不必说一定会对他好。我和小威两个人之间的事就不必你多费心了。」

「那就好。王威友真的是很好的人,值得你全心全意对他,万事拜託了。」张美琪点点头,朝邱慧心深深看了一眼才离开。

 

邱慧心觉得张美琪这女人莫测高深,尤其最后那一眼分明有股杀气。她拢着双手想安抚自己,却摸到手臂上起了鸡皮疙瘩。

邱慧心回到座位没有看到张美琪,装没事问道:「咦?美琪呢?」

「有事先走了。」王威友关心地问,「怎幺去那幺久?」

「没什幺,只是人多所以排了一下队。」

张美琪走人,聚会很快就散了。王威友回家以后,想了一晚上张美琪的準男友名单里到底有谁。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